DAY3练习

  raven是在戮兽的尸体旁找到的威尔诺,看上去是个孤儿,但是她不哭也不闹,就连面对狰狞的戮兽时也是面无表情。
  也许是被吓得麻木了吧,raven是这样想的。
  “请带我走。”小女孩请求道。
  “........”毫无战斗力的普通女孩对他们的族人来说是毫无用处的,raven选择拒绝,“你会死的。”
  小女孩没有丝毫懦弱,她搀扶着站了起来,腿上的伤已经开始结痂,但是新伤又在隐隐作痛,可她还是忍着没哭,“我叫威尔诺,请您教会我战斗的技巧。”
  raven没理她,也没拒绝她,她开始抽空去教威尔诺生存的技巧,也看着威尔诺被族人欺负却漠不关心。raven经常夜半时分变成渡鸦飞出去,黎明的时候再回来,再有段时间就没怎么出去过了。频繁的接触让威尔诺了解到raven的一些故事,但是她又不敢说出来。raven的行为有时候像严师,有时候.....像个母亲。
  威尔诺不了解自己的母亲是什么模样,但是和raven接触的有些时候会不自觉地代入这种感觉。
  “你远远达不到我的要求。”
  raven的某些训练对身为普通人的威尔诺简直是极刑,但是性格倔强的她却难以说出口放弃,也许是再也忍不住了,在刀刃贯穿了戮兽的身体后,威尔诺问她:“如果我是你女儿,你会这么对我吗?”
  说话的时候还是气喘吁吁,她毕竟只是个孩子。
  “不会。”
  威尔诺有点失落。
  “我不配教她。”
  一瞬间她好像看到坚不可摧的女人开始动摇了,下一秒又恢复原状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评论

热度(1)

© 鹿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