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SF/狮绫】都说了我俩不是正常的主从关系

*狮绫
*母性描写有
*战斗描写有
*死亡描写有
*反正都乱七八糟了
*如果有人看我会很开心的
*求求你们看一眼狮绫我快饿死了

----------------------

  “欸--绫香居然住得这么简谱吗。”saber一边说着一边仔细打量了一下房间,虽然是个公寓,但基本上除了必备物件之外也没有什么其他物品了,非常的简陋。加之绫香在租下公寓后又经历了种种曲折,根本没时间去仔细打扫,桌子上不免有薄薄的一层灰。
  “这种时候还在挑剔,饶了我吧。”绫香白了他一眼,随即开始后悔把陌生男子带回家这件事,“喂,你别乱动别人的东西啊。”
  saber下意识地举起双手,“我没有哦,虽然房间不够大,但是能看出来绫香是个很质朴的女孩子呢。”
  “欸?”
  “噗嗤,是吧。”
  “才没有呢!”脸上不经意地泛起粉红,绫香赶紧把脸别了过去,“要是站在那里说闲话,不如帮我把房间打扫一下吧。”生硬地把扫帚塞给了saber。
  “那个....不太擅长家务呢....”
  生前贵为王子、国王的他,是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种东西的。他仅仅只会带兵打仗而已。
  saber回过神来就见绫香一脸怨念的看着他,“那么saber先生,你到底会做什么呢?”
  “像家务料理这种事,就不太会....”
  “啊....饶了我吧。”
 

  一遍考虑着这场荒谬的圣杯战争,绫香也无心认真打扫,更不会顾及眼前的saber了。
  “呐,我说绫香。”
  “啊?”
  “为什么你一直要向着我拖地啊,已经到墙角了哦。”
  绫香这才回过神来,注意到saber脚前的拖把,以及saber的一脸无奈。
  “是你块头太大啦,到床上去!”
  公寓的房间不算大,saber惦着脚走几步就能爬到床上,床头柜上还摆着一朵不知名的小花。
  果然还是有无法看尽的地方,要是楼房视野就能开阔许多了。saber这样想。
  “别这么有怨念嘛,我可是非常感激你的哦,虽然很抱歉现在不能帮上忙,但是日后....不,你的恩情我会尽数还给你的。”
  “别说些这么坦荡的话啊,我可没答应当你的什么御主,也没打算参与什么圣杯战争。”绫香直起身子,将一缕被汗水打湿的头发揽到耳后,“你要是想感谢我,那就别管我了,有圣杯战争的地方,就会有死亡,我已经....完全不想和你们再扯上任何关系了。”
  “不是这样的哦,绫香酱。即使没有圣杯战争,死亡也存在于各处,你并不能仅仅只逃避现实,我的...不,你的愿望是什么呢?如果现在让你许愿,你会许下怎样的愿望呢?”
  “......”绫香一时无法辩驳,对于现在的她是没有任何愿望的,“与你无关。”半响后她这么敷衍道。
  “一味地逃避现实是不对的哦,至少你现在是需要我的,我得保证御主的人身安全啊。”
  “别说些有的没的....”
  “如果我能让绫香感到安全的话,绫香就不会赶我走了吧!”看着saber一脸诚恳的表情,一股收养流浪金毛犬的感觉油然而生。
  “.........”
  “拜托了!”
  “.....那事先说好,你不要给我惹麻烦啊,我可不会收拾烂摊子。”
    yes!saber在暗处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晚安。”他这么淡淡的说。
  “....嗯。”
  “希望你能做个好梦,lady。”saber消失在金色的粉尘中。
  “唉....”绫香疲惫地趴在枕头上,合上了双眼。

  金碧辉煌的宫殿,是从未见过的气派,金红发色的少年拖着长袍走在宫殿正厅,两侧的仆人依次跪下,绫香站在少年前进的方向不远处,不知所措。
  “这个.....是什么......”
  似乎没有任何人听到她在说什么,倒不如说,在这宫殿之中随意发表自己的见解是无礼的。
  但是马上绫香就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了,这是在自己的梦境之中,但更像是做了个别人的梦。她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年,个子还不及她高,稚气未脱的脸上却带着成年人才应该有的威严,以及淡淡的忧伤。
  “妈妈。”少年突然开口,绫香没由来地一震,“咦....”未来得及开口吐槽,腰间极近的地方伸出一只手,随而放在那一头软软的金发上,轻轻地抚摸。绫香赶紧转个身这才看清了身后的女人。一身黑色长裙袭地,可惜她的面容被层层黑纱遮住了,只能隐约感受到女人此刻慈祥的表情。
  “——”
  女人在喊他,可是绫香听得很模糊,没有听清那个名字,白光炸开,绫香再度睁眼时,已到了另一个地方,金红发色少年已长成,这就是saber没错,但是为什么会梦到他呢?
  咦....!狮子?
  的确是一头雄狮,但可惜的是它已经奄奄一息,已是遍体鳞伤,身上插着数支被折断的长矛,但它还是不屈服地磨着自己的爪子,发出低吼。男人抬手示意周围的人不要下手,他走过去,雄狮拼尽全力站起来,扑向男人撕咬,带着它最后的威严与荣誉,却被男人的剑死死固定在地上,最后挣扎几番后这只雄狮终于死亡。“真是令人钦佩的动物!”他拔出剑,未等他人发言就刺穿了雄狮的胸膛,这等血腥的场面吓得绫香赶紧遮住了眼睛,一阵晕眩袭来,熟悉的场景再次浮现,那个公寓,那个电梯,那个小女孩.......
  “呜呜呜.....为什么.....我不是....没有,明明没有发生......”
  “你没事吧,绫香?”
  被突如其来的熟悉的声音唤醒,绫香猛然睁眼,天色泛白,只见理查担忧地看着她。
  “你的脸看起来很难受,出了什么事吗?”
  “.....没有,没有,只是做了个噩梦....”
  “噩梦吗...看来绫香并没有梦到我呢...”
  “诶?”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唉,也不是....”绫香回忆起刚才的梦,“不,还是算了.....”
  “绫香很害怕做噩梦吗?”
  “咦?为什么这么说?啊....那个,其实是有的....”
  “这样啊,一般女孩子都害怕这样的东西,不得不说,看到绫香像个正常平凡的女孩子真好呢。”saber笑了,笑得开心爽朗。
  “喂,已经快听不出来你是在夸我还是贬我了!”
  “啊,当然是在夸你啦,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嘛!是真的哦。”看到绫香失落地低下头去,saber继续追加道,“这样吧,以后晚上我就负责陪你睡吧!”当然,这是saber的一厢情愿,很快就被砸了个枕头过来。
  “不管你了,我要先吃早餐了!”绫香掀被起身,出门,也不忘最后将铁门嘭地一声关上,留saber独自一人在家反思。
  “......”
  “......”
  “你说我哪里做错了呢?明明我这么帅。”
  “脑子坏了吧你,哪有对女孩子直接说这种话的,真是的,你还真是不够懂人心啊,王。”声音从身后的影子里传出来。
  “要达到每个人的心中所想总是有不足的啊。”saber坐在床沿,单手托腮。
 
  天色才刚泛白,路边的早餐店也都陆陆续续开始准备一天的活动了,美国的食物和日本的不太一样,要是在日本,早餐虽不说丰盛但起码能让人赏心悦目地吃饱,但是在这里,也就只是吃两个面包,喝杯牛奶。
  “总之,能填饱肚子就行了吧。”绫香推开店门。
  向她打招呼的是金发碧眼的中年女人,绫香也礼貌性地回应一下,随即开始点餐。“porridge,sandwich.....milk....”绫香想了下觉得不好意思,又在后面备注了两份。
  怎么说那种奇怪的人应该不会吃早餐什么的吧,不,应该说根本不会吃东西的吧。
  绫香回到公寓,saber也确实向她说明了英灵不需要食物补给的事实,“只需要魔力提供我们就可以存在于现世。”但他还是把绫香带回去的东西吃了个精光,并声称要是在他那个时代这点东西完全不够吃啊。
  “吃不饱那就干脆别吃啊。”
  绫香有点生气,但最后对方还是认真道了歉。

  夜幕降临的时候,黑衣人也开始了行动。她站在空旷的楼顶上,俯瞰着这一切。
  “连对手都无法一击命中,我真是个不虔诚的信徒...不,这次不会再出意外了。”女人或者称她为少女,虽然是年轻的面容,但却是个心狠手辣的狂信子。
  “这次...这次一定要...将所有人都铲除,为了我们的神.....”女人的手骨咯咯作响。
  绫香裹上被子后,始终无法合眼。“我说,其实你没必要这样的....这样我更没办法睡了。”“守护女士可是骑士的职责啊,有我在绫香就放心睡吧!”说罢saber就向她竖了个大拇指,惹得绫香满脸黑线。
  似乎有什么风吹草动,saber停下了动作望向窗外。
  “抱歉,看来今天晚上没办法好好睡觉了呢。”
  “咦?”
  saber拔出腰间的佩剑,“我数三声,你就向外跑,千万别回头哦,一,”“等等!往哪跑?发生了什么事吗?”“二,恩...不知道,你就尽量往高一点的位置跑吧,绫香,快点!”就算是魔力感知迟钝的绫香也感觉到了这一瞬间,的确是有什么东西冲着他们来了。
  “洛克斯里!”
  巨大的手掌疾速袭来,巧妙地避开了从影子里射出的箭。“哦?这次是有备而来呢。”眼看着手掌要追上绫香了,在这里放宝具的话会伤害到绫香,saber这么想,收回了剑,“继续掩护我。”
  “失礼了。”
  突然被环住腰一把抱起,要不是在特殊情况下绫香早就推开他了,“那个是什么!”“总之不是什么好的东西就对了!绫香,千万不要被这只手碰到!”“不要说得这么轻松啊!”saber放下她,指着斜上方的高楼说:“到那里等我,注意安全!”绫香自然也顾不上吐槽,逃命要紧。
  “看来得不留情地帮你斩断这只手你才会记得疼啊。”
  “幻想血统!”

  “呼呼——”绫香大口喘着气跑进大厦。
  在哪里,逃生出口在哪里?
  “这位女士,请问您是要办理业务吗?我们可以提供优质的服务。”
  “不是!逃生出口....楼梯口在哪里?”
  金发女人被问得一脸懵,“您是有什么要紧的急事吗,抱歉,我们可以为您预定....”
  “不是....快逃吧大家,不然.....”绫香愣了愣,赶紧闪到一旁,“楼梯....可恶,为什么要爬楼梯啊!”
  “女士!未经允许不得上楼!”
  绫香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就算再荒唐,最终也会有个底吧。

  “真是灵活的身手啊。”saber碰了碰剑身,“如何,不是似曾相识的老朋友吗?想从我这里知道点什么呢?”“.....只要你追求圣杯,我们就是敌人。”“哈,那可真是抱歉呢,因为圣杯对我来说——很重要啊。”“谈判破裂。”“来一较高下吧!”
  “妄想心音!”
  “....!”那些从影子里射出的箭帮他挡过了一劫,但是手掌却向着另一个方向驶去,“啧,冲着绫香去的吗....”

  徒手爬楼梯可不是个明智的选择,才仅仅六层绫香的体力就消耗了大半,刚才追着她的女人也没了踪影。“呼呼.....”绫香撑着扶手,一步一步向上,腿却没由来地抖了起来,绫香停下了脚步。
  “好疼.....能帮帮我吗.....”
  “呜呜呜.....”
  “请帮我按下按钮.....”
  “为什么....这里明明没有电梯啊....为什么你,一定要追着我不放啊.....”看到面前的红袍子被遮住面容的小女孩,绫香吓得软瘫在地上。
  “不是我的错,与我无关.....”
  “为什么.....”
  “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呜呜呜.....”
  “绫香!”熟悉的声音再次传来,以同样的动作被抱起,只不过这次,是铺天盖地的钢筋水泥的崩塌。
  绫香抬头,见到的是saber担心的脸庞,“抱歉啊,本来是想引开她的注意力,看来是想对你穷追不舍啊。”“她....?”绫香扭头,看到的是同样漂浮在空中的黑衣人。时间定格在半空中,三人的面对面,绫香看清楚了对方的面貌,是上次那个真实的“小红帽”,仿佛又不能呼吸了,牙齿在打颤。
  saber将绫香安置到稍微安全一点的地方,转而迅速拔剑才惊险地挡过了一击。“真是位深思熟虑的女性呢。”saber半跪在地,黑袍女人站在不远处的房顶。
  “......”
   “坚持住哦绫香,我们可不能输给她!”
  “咦....那我要怎么办?”
  “嘛,绫香只有供给我足够的魔力就可以了哦,我一定不会战败的。”saber向她比了个大拇指,自信十足。
  “魔力供给....这要怎么做?”
  听到这话saber险些没站稳摔下去。
  “啊.....绫香就在一旁跟我加油就好了。”saber偏转剑刃,一副要做进攻的架势,“要上了哦!”
  对方也毫不示弱,架起一副要拼命的样子冲来。双方战力不相上下,saber却始终处于防守状态。“到底要怎样....才能.....”
   “陷入迷茫了啊,御主。”
  雄浑的男音从身后传来,绫香应激性地向后坐,“是谁!”“嘛,不用担心御主,我是教会的人啦。”独眼男人做出与他年龄外貌完全不相符的蹲下来,“因为您一直没有来教会这边,所以我想您应该是不清楚路就亲自来拜访您了,看样子我刚好赶上了一场好戏。”“这哪里是好戏啊!你要是有办法能不能帮我们一起去对付那个黑袍人!”“啊...这个抱歉,我们教会的人不能随便参与两个英灵之间的战斗呢。”“诶...”绫香望了望战斗的两人,saber正在为了自己顽强抵御着,虽然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了什么,但是总觉得,这个人情得还给saber。“你刚才说,有办法让saber打赢那个人?”“嗯!”“那是什么办法!”“使用你的令咒。”“令咒?”“就是你身上的那些印记,它们可以为你的从者提供魔力,也可以强制从者的行为。”绫香回忆起被白色女人告知的事情,仔细想来身上的花纹也是因为她们。
   这一切难道是所谓的因果关系吗?
  绫香顾不了这一切,她现在不想让无辜的人死去,也不想欠别人的人情,于是她问:“我要怎么做呢?”
  男人抬起她的右手向着他们战斗的方向,在耳边低语道,“只要用你发自内心的想法下达命令就可以了。”
  “命令.....?”
  “啊,命令。”
  “我......对saber下达命令....这样不太好吧。”
  “嘛,这个就要看你喽,不过告诫你一句令咒千万不要随便使用,除非危急时刻.....不过对你而言令咒也是想用多少就用多少的事吧。”
  .......
  “啊,时间快到了,那么,我就先走一步了,”男人地给她一张名片,“这个上面有教会的地址,记得下次不要在找错了哦。我们有缘再见!”男人像是不想在这干涉过多,风一阵地跑了。
  “果然,只有这样了.....一定要赢啊saber!”红色的令咒发出暗光,在命令下达的那一刻,手背上的令咒随即少了一划。

  果然,每一步的攻击都是有规律的。saber这么想,顺手抹掉额头上的汗珠。只要正中靶心就好了。
  “要上了哦,”saber迈开腿,“誓约——胜利之剑!”
  “无知之人,没用的......!”正在她意识性的跳开,光炮也向她袭来,“! ! !”还未来得及释放自己的宝具,就已被白光吞没。
  无名的狂信子,再一次被隐匿在这世界中。

  硝烟散去,assassin倒在地上已无力还击。“为什么.....你们要....追求.......圣杯.......”saber没有回答,任她消失在光芒中。
  “消、消失了?saber你没事吧!”绫香踉跄着起身,“啊,是的,消失了,我们胜利了哦,绫香。”
saber收回剑,转身走向绫香。
  “真的没事了吗?”
  “嗯,没事了。”saber在靠近绫香的位置,甩手坐在地上,“好久没有这么痛痛快快地战斗过了,谢谢你啊绫香。”
  “不用道谢啦,是我该感谢你才对。”绫香捋了捋裙子,也坐了下来,“我还以为要死定了。”
  “啊,对了!”“嗯?”“绫香刚才对我用了令咒对吧!”saber一锤手,终于想起了重要的事。“看来你已经知道如何补魔了,既然如此,之前说的要向恩人报上真名的事,我也满怀真诚地告诉你吧。”
  “诶?要报真名了吗!这么说突然有点期待呢.....”绫香被saber突如其来的坦诚给吓到,开始自言自语说道。
  “从者,理查一世,多次率领十字军东征的中世纪英国国王。赌上伟大的祖先亚瑟潘多拉贡之名,我理查一定会竭尽全力保护你。”
  “理查.....诶!那个狮心王理查!?”绫香几乎是从地上弹跳起来的,肉眼可见的吃惊与兴奋。
  “怎么,你对我的事迹很感兴趣吗?看样子你似乎知道我呢。”
  “不,也没有....以前写小说用到过狮心王的素材...”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绫香赶紧向后退了几步,却被理查突然拥入怀里,“诶!?”
  “是感谢啊,真的特别谢谢你!”理查还故意在她肩膀上蹭了蹭,像只小猫一般的撒娇。不知道为什么,被这种宠物感萌化了,绫香也只好一副大姐姐的态度拍拍他。
  “话说,那个小红帽是彻底消失了吗?”
  “嗯?什么小红帽?”
  “就是那个.....咦?你不会根本不知道吧!”
  “那个啊,不是什么小红帽哦,是assassin啦,assassin,看来绫香你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呢!”
  “不是说这个啦!不对,是与这个有关的....那个小红帽的事!”
  “哈?绫香你该不会被吓坏了吧?”
  “混蛋理查走开!最讨厌你了!”
  “哈哈....”
  一片星辰下只有两人嘻哈的身影。

-------------
所以理查你打算那片战斗过的废墟怎么还( ͡° ͜ʖ ͡°)✧

 
 
 

评论(4)

热度(19)

© 鹿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