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WBY】离去之远

*一个杂七杂八而且短小的脑洞
*两个女人(母亲)的场合
*summer rose&raven branwen

  戮兽森林里,白袍女人战败了。
  这当然不是巧合,擎天王国战斗力数一数二的猎人,她只是被陷害了而已。所谓猎人,随时都可能丧命,这点她非常清楚,为了消除黑暗就必须有人牺牲。
  “.....”她张开嘴想说些什么,却只发出了微弱的呼吸声。
  “summer rose小姐,我....并非有意要杀害您....你、你也知道,我也是被迫....”站在暗处的男人似乎有些惊慌,碎碎念念地说着,summer微微闭眼再睁开,眼中充满了似怨非怨的神情。男人知道她在嘲笑他,嘲笑他背叛ozpin,嘲笑他的软弱。“.....!”男人的神情逐渐变得狰狞,他抬起手中的转盘再次将箭矢射在了summer胸口,“可恶!不允许你们笑我!你也不还是一样!可恶啊啊啊啊啊!”也许是出于怨恨也许是慌张,总之男人逃跑了,仅留意识微弱的summer孤零零地躺在那儿。
  一滴一滴的雨水洒了下来,滴在她的额头上,鼻子上,伤口上,血被雨水稀释了,向四周蔓延开来,乌云密布,恶劣的环境将四周的戮兽都吸收吸引过来。

  他们是黑暗,我们是光明。

  summer眨了眨眼睛,以确保意识清醒。仅靠着单眼她吃力地看了看一旁碎掉的武器,又看了看包围在她周围的戮兽,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真的是路到了尽头啊。
  阴沉沉的天,雨也越下越大,林子里的鸟开始四处逃窜,黑色渡鸦从她头顶飞过,就在眨眼的一瞬间,summer再度睁眼时,raven挡在了她面前。
  黑红交替的颜色,在summer的视线里就像某位名家手里的油画一样,虽然模糊,但她记得这是什么。
  红色是力量,黑色是残暴,无不象征着面前这位女人的强大。
  raven扭头看了她一眼,随即就向着戮兽的方向前进了。
  精准而且快速地抽刀,冷漠又无情地斩杀,无论是抬手还是翻身,raven的招式从来没有多余的动作,干脆利落。
  最后一道红月斩取下了戮兽的首级,raven收刀回到summer身边。
  “真是狼狈啊,这个样子。”raven取下面具冷冷地说。
  “......”summer只好无奈地笑笑。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raven不是来救她的,summer也知道,raven不会这么巧赶在戮兽袭击时出场,若是在以前,未等那个男人暗地出手就已经被raven一击必杀了。
  这就是两个女人之间的故事了,或者说是两位母亲之间的故事。
  “.....谢谢你......”summer从喉咙里挤出沙哑的声音,
  “没必要,要说道谢应该是我。”raven别过头去,“这些年.....yang也是承蒙你的照顾,我的确是个不如你的母亲。”但是,如果summer离开的话,她就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事了。
  “那抱歉了......”没办法再帮你照顾yang了,还有ruby....
  “喂,等下,那个男人.....!”raven转身却只见已经毫无意识的summer,“是谁...”raven握紧了拳头。

  “再见。”

  raven消失在深红色漩涡中。

  几日后,summer rose的尸体被发现并完好无损地带回了擎天王国,伴随的还有tai yang的近乎崩溃。
  “Dad,”yang过去挽住tai的手臂,tai便一把将yang搂在怀里。
  “爸爸对不起你,yang,我对不起你的母亲,更对不起ruby的母亲。”
  “为什么要这么说?”
  “......我曾经失去过一个爱人,那才是你的母亲,现在连summer也离开了,我真的非常抱歉....”
  两父女抱在一起痛哭,可是ruby连为什么都不知道,啃着奶嘴趴在床边呆呆地看着。

  那个时候yang才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叫raven,并且下定决心去找她 。

评论(4)

热度(18)

© 鹿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