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皮组】D L

*脆皮组
*辰砂×法斯
*想写我就写了,可能有少量ooc

   夜晚是没有人会出来活动的,没人喜欢冷清的月亮在夜空中格外闪亮,也没人喜欢这冷清的气氛。
  辰砂也不喜欢。
  非常不喜欢。
  海水拍打在礁石上发出哗哗地声响,潮起潮落,那是有规律的。有时候辰砂想,要是他也像那些软体生物一样有一个特定的规律,只要有一段时间,一小段时间,是可以完全控制住自己的毒液的,可以随意地去和别人搭讪不用担心会伤害到对方,可以看到大家不再畏惧自己的目光,可以和喜欢的人...待在一起....
   只需要一小段时间,就够了。
  但是啊,他所到之处寸草不生,连晚风也是无情地从他脸上路过。
  这个世界,本来就不是公平的吧。
  一点也不公平。
  明明自己更强大却被禁闭在这无用之处,明明自己更脆弱却只有自己保护自己。
  对啊,磷叶石跟他不一样,即使所有人都在口头上各种嘲笑讽刺它,但是在遇到月人却是第一时间要想到要保护的人。
  辰砂也不清楚,心里明明比任何人都要讨厌,最后还是挡在了他面前。
  啊....烦躁。
 
  辰砂轻喘了一口气,扭头望向海面,明月当空,什么都没有。
  其实.....
  想要被月人带走是假的。
  他比任何人都要害怕被打碎,被带走。
  “辰---砂!”
  这声音划破了寂静格外响亮,辰砂不用回头只听音色便知道来着何人了,果然,想谁都不能想磷叶石,这个废柴又来烦人了。
  “你吵死了,废物。”辰砂将头一甩双手抱胸。
  “诶诶诶!人家大晚上好不容易来找你你就这个反应吗!”磷叶石气鼓了嘴在它面前直跺脚,“还有以后不准叫我废物了!我现在可是要.....!诶你干嘛!”
  磷叶石刚把文件夹放在胸口打算好好抒发一下自己以后的好学情怀,夹板上的纸都还没来得及落平,下一秒就被辰砂一把将夹板撤了过去。
  “你这样的废物别浪费纸了。”
  “说了不许叫我废物!”
  “........”
  辰砂不再理他,转身向前走去,带着空气中的水银也一阵波动。
  “不行,你不能走,我话还没说完呢。”磷叶石一个箭步上去拉住了辰砂的手腕想让他停下,一瞬间两人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吃惊地看着对方。
  磷叶石的掌心不小心碰到了辰砂的毒液,辰砂也没有想到他会突然间拉住自己。
  “快、快放开!”
  磷叶石一阵愣后慢慢撤开手,再看看手掌心,本应是澄澈的水蓝色变成了像铁锈一样的颜色。
  这就是辰砂,危险得根本没法让人靠近。
  “那个辰砂....”
  “你...!都跟你说过了不要靠近我,快点回去找那个庸医吧!”辰砂说着像是在吼他,但是又很快收回了自己的怒色,“虽然这样....但是我也有无法逃脱的矛盾,回去吧,我跟你一起回去。”这次是辰砂想拉磷叶石,但是刚伸出了手又很快收了回去。
  “........”
 

  “啊.....看来你这个家伙又自己作孽了啊。”金红石揉了揉太阳穴,来找他的人中,次数最多的就是磷叶石,平时不小心摔个跤也能断肢什么的,几乎没人能比他还要没用了,这真是磷叶石千古不变的废材定理。
  “是这个家伙冲上来的,我可什么都没做,哼。”
  “哎呀呀别那么冷漠啊,既然误伤了磷叶石就要负起责任来啊。”金红石一眼看穿了所有,真不愧是庸医!
  “我的责任也就到此为止了,告辞。”走到门口还不忘回头再说一句,“现在你也知道了,要是想保护好自己,最好远离我。”
  “等等.....!我话还没有说完!喂!辰砂你别走啊!”
  “别乱动,小心我拆了你。”
  “噫!”
  磷叶石不禁把身子往后缩了缩,倒不是怕被拆,只是不自觉地又考虑到了辰砂的情况,误伤了他,辰砂会很自责吧。
  金红石留意到了他不在神的眼神,“你可不是第一个人哦。”
  “咦?”
  金红石手中的小刀在他手掌中流利地划下一块无法透光的宝石,依旧游刃有余地进行着工作。
  “很早之前就有人受伤了,那时候他自己也不清楚,但是越到后来,他就越是责怪自己,甚至会出现无法控制毒液的情况,怎么说,世界上总有人得忍受这种孤独吧。”
  “好了,总算全部清理干净了。”
  磷叶石望着收拾东西的金红石,倒是看得对方有点奇怪。
  “还有什么事吗?”金红石刚想脱掉白大褂,“呃....算了你还是别说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你一定知道怎么才能够接触辰砂的方法吧!比如上次跟辰砂接胳膊的时候!”
  “啊....你啊....”
  “既然能够毫发无损地接上去就说明你一定有办法对吧!”
  “没有没有......”金红石摇了摇头转身想快速离开,不料一步还未跨出就被磷叶石抱住了双腿。
  “不告诉我今天就别想走。”
  “我去你这是哪门子执着啊,再不放手我要拆宝石啦!”
  “不行!”
  两人在空旷的房间里扯了一个晚上,最后以金红石拆下一只胳膊作为警告。

  “哇啊啊啊!金红石你个大坏蛋!”

  次日的磷叶石依旧没有放弃寻找辰砂,要说为什么,爱得深沉吧。
  “这里没有.....这里也没有....umm....他会去哪呢....”
  磷叶石蹲下来仔细观察了一下被毒液浸染而死亡的草,虽然很想伸手去碰,但是为了减少和坏蛋庸医的见面他决定还是不碰了。
  “草啊,你真像辰砂,明明那么柔弱那么需要人保护,还不能让人接触。”说完磷叶石叹了一口气把头埋在膝盖间。
  随后就听到了他想听的声音。
  “你这个废物还在背后说人坏话吗。”
  “辰砂!?诶....我、我不是....没有想说你坏话的意思!”
  “都说了让你别跟着我了,你这个时间出来是想被月人抓走吗。”
  “诶.....辰砂你别走啊,我找到可以接触你的办法了,等庸医告诉我,你就再也不用一个人了!等到那个时候,我会跟金刚老师说让你跟我一起到博物志研究....辰砂、我....别走啊.....”
  追着辰砂的脚步逐渐慢了下来,两人的距离逐渐被拉开,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听到自己说的话。
  但是啊,一想到辰砂能够跟外界接触,无论怎样都很让人开心吧。







  “笨蛋。”
  但是红色头发的人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
应该还会往后更(如果有时间的话)
时间很赶,写得很潦草很粗糙
抱歉了真是(っ´;ω;`с )
脆皮组我吃一辈子

评论(2)

热度(59)

© 鹿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