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花漾

*安雷
*ooc
*中世纪西欧战乱背景
*标题是啥(?)我这还没写完


  “雷狮,”安迷修还是忍不住往雷狮那边蹭了蹭好靠得更近,他先是盯着湛蓝的天空,然后把头转向雷狮,“很安静对吧。”
  身旁的人没有理他,静静地躺在草地上,头上还戴着安迷修刚给他编好的花环,要是他知道这是安迷修的恶作剧的话现在一定会跳起来打他,但是身旁的人不说话。
  “没事,等睡完,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安迷修又偏过头去望着天空,今天是万里无云呢。

  要是你也能看到该有多好。

  现在是各个帝国分割世界的时代,每位君王不得不把重心放在战争上。赢了,就可以吞并另一个国家并且获得很大一块洲域。输了,自然是在这个世界上销声匿迹了。
  世界上总有人出来主张正义,呼吁和平
  总有那么一个人会牺牲。
  在战争时代,无论好与坏,人终有一死。或死于刀枪血雨,或死于疾病。
  人一旦死去,连带着他的信仰也会一起随之消逝

  雷狮放下包袱,理了理衣角,这才对着面前的军官开口:
“喂,这里是招募处吗?”
  语气不算好。
  当然好不到哪里去,他穿着平民质料粗糙的白色衬衣一路躲了多少找他的军官才来到了这穷乡僻壤,不说有多累,光是现在没有吃的东西就能让他大发脾气了。
  为什么要来这里?
  听说这里有个人,有一群人,他们打败了许多贪婪无道的暴君,属于揭竿而起的组织。他们主张人人平等,主张世界和平,虽然听起来很幼稚,但是主旨上跟雷狮的思想差不多。
  “对,你是来参军的?”
  “当然,本大爷从不做没有意义的事。”
  少年精致的五官在少有的阳光下闪闪夺目,笑得骄傲,好像这个人生来就要为王一样。
 
  
要知道有多少人想爬到高处去望一眼这个世界的全貌,纵使下一步会从天上摔下来粉身碎骨。也总有人从钻石王座下来想好好感受这个世界的冷暖。
  总之,从无到有,从有到无
  现在都得从填饱肚子开始!
  雷狮也不管自己吃相多难看了,以前的规矩全都抛到脑后,能吃到东西就是对他现在而言就是世界第一了!
  “真是抱歉,没想到你是从这么远的地方来的,一定很辛苦很疲劳吧,”雷狮面前坐了一个叫做安迷修的人,听说是这里最厉害的骑士,正巧安迷修巡逻的时候碰上了雷狮就顺便照顾了一下。
  要不是现在嘴巴里塞满了食物,雷狮真想跟他说老子一路过来的艰险疲劳是你们这些平民能感受到的吗?!当然,看在对方用这么多食物招待了他的份上,雷狮就默默把这些话咽下肚吧。
  “那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安迷修倒是很有亲和力,十指相扣搁在下巴那里又冲他笑了笑。
  雷狮打了个停顿的手势,等把那口菜完全嚼完了才开口说话:“雷狮。”
  随即又想了下,“你不要问我哪里来是什么人,总之我是来投奔你们的,我费尽心思跑到这里来可不是来被你们怀疑成奸细的。”
  对方似乎笑得更加开心,
  “嗯,我能看出来,你不是坏人。”
  安迷修笑起来很好看,从碧绿色的眼睛里面就可以看出来笑意,而且笑得特别温暖,雷狮不禁愣了下,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给他这种温暖的感觉,只不过那个人早就不在了。
  “咳...那就行了....”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后雷狮只好再次低头默默吃饭。
  安迷修大概能猜到对面狼吞虎咽吃饭的人是什么身份,要说他是被迫逃亡到这里的无辜人他装得也不像,要说是某个亡国之君也不像生来就养尊处优的样子。
  这样一来安迷修不得不对他提防一点,尽管对方看起来无害。

  “.....你吃这么多不会消化不良吗?”看到雷狮终于没有了饿意安迷修这才开口。雷狮停顿了一下,像是要把什么东西憋进去,
  “有点。”
  “那就出去走走吧,顺便我带你参观一下,熟悉一下。”
  雷狮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一路上他警惕着多少双眼睛,现在却突然被陌生人接受了。
  ......如果饭里没下药的话。

  雷狮刚想起身却突然眼前一黑,天旋地转地,下一秒就倒了下去。
  “诶?没事吧!快醒醒!”安迷修顺势接住他并拍了拍他的脸,但是对方并没有任何回应,睡得很死。
  原来睡着了啊.....
  看着雷狮毫无防备的睡脸安迷修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蓬松的头发。
  不过好好睡一觉吧,这里没有坏人。

  雷狮睁眼的时候,四周都是光,刺眼得让他睁不开眼。但是这种场景又给他非常熟悉的感觉,这里除了光没有其他景物,衣着单薄让他感到一丝微凉。
  雷狮试着向前走去,留下的脚印化为水波,波纹里倒映出粉色的樱花,雷狮越走越远,地上的樱花越来越多,直到樱花飘满了整个世界。
  粉色弥漫着整个世界,有的落在地上触动出水波,有的漫无目的地在空中盘旋。雷狮想起来了,这是他的王国里特有的樱花,只有他的国家才适合这种樱花生长。春天会开粉色的花,秋天则是紫色。
  雷狮意识到前面有人,那个人,站在樱花最密集的地方,像是在等他。雷狮加快脚步向前,也许是步伐太快带动了空中的气流,花瓣也开始快速飞舞,有的花瓣打在他脸上,有的甚至不小心划伤了他的脸。
  在只离对方一步之遥的距离樱花突然向两边散去,消失在空气中,只有地上的花瓣才能证明刚才下了一场花瓣雨。
  雷狮的脚步停在那里,
  那个背影让他那一瞬间喘不过气,差点忍不住哭出来。
  “雷狮?”
  女人在叫他,却始终不曾转身。
  “雷狮。”
  “我在......”他像是使出全身力气去回答,但最终只能吐出这两个人。
  雷狮伸手想让女人转过身来,但他得到的却是一张面布伤痕与血液的脸。
  “雷狮。”
  女人在机械地叫他,四周的光突然散去化为黑色的飞蛾,吞噬了女人的身体。
  雷狮想起来了,女人是在大火中被烧死的,那个时候他就躲在红色的梁柱下面瑟瑟发抖什么都不能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雷狮双手抱头蹲了下去,世界又化为一个巨大的漩涡将他吞噬进去,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陷到了哪里。
 
  有什么东西在滴滴哒哒地响着,一停一顿。
  “小心!”
  一个身影向他扑来,紧紧抱住他,雷狮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怀中的男孩子背上插满了箭矢。他手上都是他的血,凉得发透,他已经死了。
  “卡......米尔....”
  一双巨大的黑手将他的双臂抓住向后折,骨头断裂的声音像蝼蚁一样扩散开来,雷狮吐出一口鲜血,头晕目眩。

  这就是战乱,活在战乱中的人们的真实感受。

  “够了吧!快住手!”
  有人闯入了这个世界,在漩涡中拯救了他。
  谁?
  雷狮没见过他,但是对方笑得很开心。
  “我要去拯救世界,你愿意加入进来吗?”
  “拯救世界....这样的世界有什么价值去拯救.....”雷狮目光无神地看着他。
  “拯救你,还有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
  雷狮想聚光去看清面前的人的样貌,但是下一秒他就醒了。

  “.......?”雷狮望了望四周,像是这个叫安迷修的家伙的房间,空间不大,但收拾得很整齐。
  “哇你睡了三天,我差点就要叫医生来了。”
  “......安迷修?”
  “啊?”
  “你说你想拯救世界.....?”
 
 

  emmmmm这么短我就发了,后几天要月考没时间腿,先发了等我回家再高产(ni)
 

评论

热度(15)

© 鹿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