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安迷修你不回来陪你媳妇生孩子简直罪大恶极!

*安雷
*ooc
*abo
*已婚设定
是倒叙,上篇戳这里 儿子

  雷狮站在浴室的镜子前呆呆地看着手中的验孕棒--他怀孕了。
  虽然按照正常剧情验孕棒这种东西通常都没啥可信度,而且雷狮也并没有特别的怀孕迹象。雷狮喘了一口气,又打开了一盒,
  几分钟后依旧是双杠。
  靠。
  雷狮暗骂一声。本来安迷修身为军官两个人的亲密时间就少,这好,小夫妻之间的蜜月期都还没度完,他就突然怀上了,而且最重要的是,现在安迷修不在他身边。
  两个人已经分开一个多月了,也就是说,雷狮带着身孕熬通宵喝酒吃烤串各种不正经地干了一个多月,他居然没有流产!?不愧是本大爷的崽啊就是有出息!比他那个假正经的爹有出息多了!雷狮暗爽了一发后,为了以防万一决定去医院做个检查,正好下周安迷修就要回来了,雷狮倒是想看看安迷修知道他怀孕后的第一反应。
  这个结果显然是很准了,不过因为雷狮作息不正的缘故,胎儿的气息还是很微弱,只能说是暂时没有出事,要真出事,恩.....医生给他开了些安胎药并嘱咐了些,但雷狮权当没听见,提了袋药就出门左转了
  “唉,现在的小年轻们啊。”
  说是不太在意,但雷狮还是乖乖收敛了些,将那些外卖全部换成了水果套餐,家里的电器能拆的也都拆了,手机关机,闭门不出。
  雷狮这行为对海盗团的人来说就有点反常了。
  “老大这几天怎么都不接电话啊,上次约好的群架还打不打的啊。”
  “家门也是锁着的,应该是有事出去了。”
  “哦?我看未必”
  一向了解雷狮的卡米尔也不禁对帕洛斯的看法感到诧异
  “老大他--这是有了吧。”帕洛斯扫了一眼众人。
  【卡米尔:原来如此
  佩利:啥?啥?啥?什么有了?有什么了?什么鬼?_?】
  其实雷狮只是窝在家里昏沉沉地睡了几天,调正了作息之后倒真感觉睡不够。雷狮翻身打了个哈欠,意识下地摸了摸小腹。
  “安迷修你他娘的怎么还不快回来啊...”
  掀开被子,吃了几块水果,雷狮又倒下继续睡。
  睡到一半的时候隐隐约约感觉有人在吻他。
  “唔....”
  “中午好,我的殿下。”
  雷狮迷迷糊糊睁开眼,翡翠绿的眼睛像水晶一样,下意识地雷狮以为自己在做梦,他伸手去碰,发现居然是实体。
  “安、安迷修?”
  “哇,你终于醒了啊,怎么把门给锁了?”
  “呃...”
  “快说你老公提前回来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安迷修说完就要吻他,但是被雷狮没好气地一巴掌拍开,“滚。”
  安迷修甚是委屈,握着雷狮打他巴掌的手在自己脸上揉了揉
  “欸我说安迷修,几个月不见你怎么变得这么恶心了!”
  “胡说我这是体贴温柔。”
  雷狮气不过,拿另一只手去打他,不料又被安迷修抓住了。
  “一个月不见你也是脾气长进了啊。”
  “喂、喂喂...!”
  雷狮还没来得及反驳就被安迷修重新摁回在了沙发上,炽热在他口腔里蔓延开,雷狮被吻得喘不过气来,“唔....安..迷修....”对方显然不肯让步,甚至松了手换在他身上走游,雷狮被弄得有点刺激到了,当安迷修的手伸进他裤子的时候,雷狮猛地一震,他知道现在不能做这个,他还有事情没说。
  “安迷修你先停下。”雷狮用了很大力气才让安迷修转移了注意力到他这儿,雷狮的反常不禁让安迷修感到奇怪,
  “?”
  “安迷修你先起来,我有件事要说。”
  “到床上说也可以啊。”
  “哎呦喂你他娘的真不要脸啊!”
  安迷修无奈只好先忍住听他说,但他的确没想到的是下一秒他就萎了。
  “喂,我怀孕了,一个月。”
  安迷修:?????????!
  “啊?啊。。。。啊?”安迷修脑子空了两秒,听到雷狮这话的时候感觉心都被人揪掉了。“嗯,”雷狮重新摆出他那股骄傲,“哎你他妈倒是给点反应啊!”安迷修回过神来,端端正正给雷狮公主抱到床上给他盖好被子,“孕妇就要好好休息啊,我不在的这一个月你都是这么过的吗?”“孕你个大头鬼!别把我雷狮跟其他omega孕妇相提并论好吗!”雷狮抽出枕头对着安迷修就是当头一击,但是安迷修这次并没有做任何抵抗任由他打,“好好好是我的错,媳妇儿你悠着点别动了胎气。”
  看着安迷修这幅受里受气的样子,雷狮感到了自打被标记后头一次的性别优势感。
  “哎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你不是下星期才回来吗?”
  “上面没什么事我就提前买了飞机票飞回来啦。”
  “好啊,身为军官居然带头旷职,降你的职!”雷狮笑着戳了下他的额头,“并且惩罚你回来专门为我安胎。”
  “哈哈好啊。不过在那之前,你得乖乖呆在家里,不能做孕妇不该做的事。”
  “知道了,你快睡吧,黑眼圈比帕洛斯还重。”
  “嗯,那你陪我一起睡。”
  “嗯。”
  说到底安迷修是真的累,裹了被子躺在雷狮旁边就睡着了。一连睡了这么多天的雷狮现在反倒没什么困意了,他轻轻地用手指捋了捋安迷修侧脸上的碎发,仔细端详着。
  他希望孕期九个月的时间里安迷修都能陪着他,那样他就有各种理由欺负安迷修而且对方不会生气。安迷修哪点都不好,就是脾气好,再有就是器大活好(...)
  虽然安迷修工作的那边也有私人公寓,但是接近前线,不太太平,而且以雷狮的性格,放着好好的大别墅不住跑到荒山野岭的地方看别人打仗干什么。说到底也是安迷修点子低死脑筋,那么多好工作不要跑去建什么功报什么国,现在倒好,两个人相处的时间都不够,更别说以后孩子生下来要怎么办。雷狮越想越气,伸长的手指突然弯曲握成了拳头,本想隔着空气打一下,
  “哎呦!”
  结果不小心打过头了....
  雷狮赶紧跟他揉揉,示意让他继续睡。
  “媳妇儿,我还是别睡了吧。”“别啊,继续睡你的。”“你待会又打我怎么办?”“.....去你的,给我滚到地上去睡。”
  安迷修:(*´;ェ;`*)
次日安迷修就开始了一系列奶爸的工作,打扫做饭按摩还要每天哄雷狮开心,虽然还没抱上包子,但是安迷修就已经有一种【照顾大宝真辛苦】的想法了,以后包子生下来估计要把他忙到炸毛,不过心里还是甜的。

  几天后安迷修接到同事格瑞的电话,说西部又有动静,事情估计不简单,安迷修身为军官自然少不了他,大概几天后动身。
  “你就不能请一次假吗,请一次长假,那里那么多战士少你一个又不是不行。”
  “雷狮,我想给你一个安定的环境,那么首先我得好好保护这个国家,而且这个世界上有千千万万幸福的家庭,你...能理解我的吧。”安迷修牵起他的手背,落下一个吻。
  “不能,不能,你那种死脑筋叫我怎么理解!世界上那么多人怎么就你们那帮傻子会那样想!你就不会替你自己想想吗?你就不会站在我的角度想想吗?你能别用你那唯物主义去定义所有人吗!”雷狮生气地甩开手,头也不回地跑开,但被安迷修一个箭步冲上去紧紧抱住。
  “安迷修,我从小在战争的国家长大,我见过有多少无辜的人被迫死去,我体验过亲人离别的痛苦,所以我从那里逃出来了,你知道我是个骄傲的人,既然你想听,那我就说给你听,”
  “我不想离开你,也不想失去你。”
  “我爱你。”
  “所以我是绝对不会让你离开的。”
  雷狮扯开安迷修环着他的双臂,跑进了房间,锁了门。留安迷修一个人站在那里。
  爱你怎么能够说出口
  因为雷狮的缘故,安迷修不放心他,只好在家多待了几天,结果前线战事就已经开始了,格瑞不得不搭了最快的飞机连夜赶到了他家门口。
  “走吧。”
  现在的处境真的是让他进退两难,现在是凌晨三点,不辞而别只是唯一的选择,但是安迷修知道,如果他现在回头,雷狮一定就在他身后。雷狮不是那种会哭喊得要死要活的人,但是一定会要挟他。
  格瑞见他犹豫不定,只好拍了拍他的肩,“他会理解的。”
  但愿吧。
  安迷修拉开车门,
  “你是在威胁我吗,你是觉得我雷狮会因为你而服软吗,”
  “安迷修,你别太过分了,”
  “你会为你现在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的。”
  但是格瑞已经带上了墨镜踩开了油门,安迷修最后一次抬头正对那双紫幽色的眼睛,眼神里充满了骄傲与不满,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候雷狮拿着锤子要打他。
  抱歉。。。
  他想了想还是没能说出口。

一星期后,佩利在陪自家媳妇做检查的时候在妇产科遇到了雷狮。
  “您好,请问孩子的父亲有同意这件事吗?”
  “没有,他爹死了。”
  “那我们就更不能给您做这个手术了。”
  “哪那么多废话!我付钱你们办事就行了!”
  “不不不,您误会了,毕竟这也是一条小生命啊。”
  “你们不做那我自己动手好了。”
  “哎哎哎您别!!院、院长QAQ”
  小护士被逼地一脸无奈,情急之下叫来了妇产科主任。主任推了推眼睛,想必现在的年轻人做事都这么火急火燎,“进来吧,我们给你做手术。”
  听到回答后的雷狮还是紧张地心跳漏了一拍。
  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灯光亮得他睁不开眼睛,医生已经开始准备麻醉剂了,雷狮还是下意识地摸了摸小腹,好像他能感觉到里面还没有成型的小东西在轻蹭他,可是小东西对他的想法一无所知。
  “哎,安迷修你觉得是男孩还是女孩?”
  “恩....我觉得应该是女孩。”
  “你不想要男孩?”
  “想啊,但是以后就算我不在你身边小女儿也会很贴心啊。”
  “它还这么小,你怎么知道。”
  “因为小女儿是贴心小棉袄啊,来,让我蹭蹭。”
  “滚啦,恶心死了。”
  他突然想要安迷修在某一天,抱着他隆起的肚子,然后把脸贴在上面,一边跟他的小女儿自言自语地说话,一边抬头对着他笑。
  雷狮的手指轻轻动了动,他突然睁开眼睛
  “等等,这个手术我不做了。”

  五个月后雷狮挺着大肚子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播了一串号码,
“喂,安迷修,知道吗,我们没有什么贴心小棉袄了,是个男孩,哎,你觉得他是像你多一些还是像我多一些?我觉得应该像我多一些才对,毕竟我那么帅对吧。我找了卡米尔他们过来跟我一起过,你不用担心我,自己好好照顾好自己就行,别给我在外面沾花惹草。”

  “安迷修,你当爹啦,我厉害吧,给你生了个大胖小子,快给本大爷高兴一个。你不回来,我就自己给包子取名了啊,就叫.....安小雷吧,难是难听了点,管他呢,贱名好养嘛。对了,你知道吗,包子是鸳鸯瞳,开心吧。”

  “安迷修你他娘的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我一个人带不好包子啊,他又吵又闹的。”

  “安迷修.....我想你了。”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一直都是。

评论(36)

热度(306)

© 鹿米 | Powered by LOFTER